• 谷悦情书网精选情书大全。最感人的情书,初恋情书,英文情书和搞笑情书等情书范文。
当前位置: 谷悦情书网> 散文> 游记散文> 正文

福建记行(一) 初到福建

http://www.224s.com时间:2017-12-04 17:08来源:

  2月29日
  福建记行


  踏上社会,走过一些地方。但还没有到过福建,听说福建是个多山的地方,山多路不通。交通不便,就不免穷困,而福建又沿海,故福建的人与内地的沟通不太多,而更向往海外,因此福建也是一个著名的侨乡,在海外发展的人相当多。
  
  当然这些都只是道听途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想要了解真实的风土人情,不去当地看看是不行的。这次有个机会去福建,对我来说还是很高兴的。可以又了解一个地方,而且我还有两个相好的老同学和一个亲戚也一直在福建,另厦门的风光,福州的人情也是一直向往的。
  
  我是坐火车从赣闽线入福建。这也是福建最早的也是不多的通外界铁路,从江西出来是2月底,天气还是很冷的,穿着两件毛衣。入福建后,因为在深夜行车,也没有看到什么沿途风光。到福建后入夜的天气也还是有那么凉。并不觉得这是个可以产荔枝的地方。在三明下的车。三明有个沙县,沙县有个小吃,在全国也有一些名气,虽然我从没有吃过,但还是如雷贯耳。下车后就在车站边有个“沙县小吃”,进去吃了一个陶钵汤,一个汤粉。感觉陶钵汤很象南昌的肉饼汤,而汤粉也像家里的汤粉,但觉得米粉较粗糙,还不如江西家里,也许我吃到的也不是正宗的沙县小吃。
  
  后来又乘汽车到在沙县谋生的亲戚家做客。车子感觉一直在盘绕着山间行走,右边是山,左边是涧,一路一百多公里,好像都是如此。车子在盘旋回转,路是水泥路,只有6、7米宽左右,勉强过两辆车,但司机好像已习惯,在路上左旋右转,驾轻就熟的样子。并不因会车和超车而稍减慢车速,反将我这个坐车的老司机吓得心惊胆战。另外虽山高路窄,感觉客车还是走得很顺畅,原来这里的客车有个好习惯,绝不超载,所以坐在这样的客车中还是有些安适感的。车子经过沙县,我也浮光掠影的看了一眼沙县。感觉是个挺繁华的县城,县分河东河西。在街边也能看到一些沙县小吃的配料店,但感觉也不是意料中那么多。倒是县中挂着的大招牌:“将沙县小吃做成世界知名品牌“。才感觉到了沙县小吃的故乡。其实在网上看到一个说法,在全国做沙县小吃的大部份不是沙县人,而是沙县一个邻县人,不知是真是假。
  
  到了亲戚家,是个叫高桥的偏僻小镇,一样是山多林密之地。临街的楼房倒有五层六层的楼房,和全国没两样。转过街面,进入的却是一个古老的房子,进入大门,前面是个木制照壁,转过去,四面瓦檐围着一个四方的天井。天井积雨水多了已变成一个小塘。走过天井,穿过全木板的走道,左边是房间,右边居中而是个灶间,和江西农村一样,是个有着两个深深铁锅的柴灶。烧的自然是山间的柴火,这让我回忆穿过前厅时,两边码得整齐如墙的木柴。并不是这里没有现代化,我也看见有用煤气灶的,但更多古朴的山里人我想更愿意用老灶。转过灶间,朝后的一间大厅反而是个大客厅,这也是这间房子的独特之处。客厅后有个窄窄陡陡的木楼梯,踏上喀喀作想的楼梯,上面也是一个木板客厅,门外则是木制的走廊栏杆。手扶着栏杆向下望,后面是另一户人家,前面空地养着一只乡间才有的红脸怪鸭。而同是古老木板瓦檐房中,坐着一位缠着乡间髻布的老人,而抬头远望,是一抹青山黛影。这一切一切,让我恍若回到了古代,行走在岁月长河中,风土轮换,而我却没有改变。
  
  在亲戚家住了一夜后,转头又坐车到三明大田县。同样也是曲曲折折的山路,同样是飞弛的客车。已不能引起我的兴趣。而路边的福建风情的房屋让我追视不已。有楼房,有祠庙,而更吸引我的是有代表性的古老民居。
  
  这些民居不同于江西的高檐白墙,而更多的是飞檐木墙。也有老旧的黄土墙。与之相比,更像徽派建筑。具体特点有:木制飞檐,前面是个无门的大前客厅,摆着中堂字画和客椅。两边成回字的厢房,但前面没有房,而是一个院子,所以也不是四合院。房间多是木制两层,但下面一层不太住人,更像杂间或牛棚。楼上二层住人,房间一般不大,只有四五个平方。而院子前门也做了一个小檐,如同一个小小的门楼。
  
  我到了目的地后,特意去看了一间这样的房子。房子建着崎崎岖岖的半山,下面是古老的石阶。推开尘土积淀的木板,院中已是静匿无人,一层栅栏石灰尚在,显示曾是个牛棚,二楼就是我刚刚描述的模样,有一间紧锁,不知有什么。另外则是空空如也。我只能一间间走去,在遗留的痕迹中追忆曾经主人的形象。一间有着几张裸女照和孩子的画图。想这里的主人曾是个单身汉后来可能又结了婚。但没有改变他对女人的癖好。另外左面一间厢房什么都没有,但是墙上有着几个愤世嫉俗的墨迹,显示此间主人有些文墨却又不太得志,可能曾是个学生,而现在也不知在哪儿。右边一间房间有着一个空酒瓶,挂着一个空烟盒,墙上也有几张美女挂历,相对另一间全是裸女的就正式多了。看看年代,全是1989年,想来此间应该是对四五十的夫妇居住。如此我猜想,右边是父母,曾经年轻,而现在如大多数父母抽烟喝酒,朴实无华。左边是小儿,书气意气而年轻。中间则是大儿,也是个朴实的山里汉子,但不掩饰对女人的喜好。
  
  上上下下看过,我站在檐下看看这四处无人的居所,不仅追忆曾经的主人,现在哪里?是商海大潮推进,让他们找到了更好的临街居所,还是某个原因,让他们一起离去,不再眷恋山间的一切,在某个发达城市举家谋生。看看前面山下被我们外来人改变太多的高速公路工地,已早是物是人非。我也许太多愁善感,但如今的人们谁愿意守着古朴无华,平淡如水的日子过下去?“山中日气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我虽向往这种生活,但我来到这其实也是在摆脱这种生活,不为什么,为了赚更多的钱来到这里。那么我就算那天也有着这样一个老屋,也一样会将它弃之如蔽履。想要真正的想忘于江湖,却发觉世事总不如自己相像,生活的真谛,倒底是什么,我在追求却已在失去。也许这是每一个像我一样的人都是如此,追求生活,忘却生活,在世俗沉浮中失去真我。

  

  2008-3-3于福建省大田县吴山镇和洋村


  
  
谢枋得《庆金庵桃花》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仅供娱乐,不代表本站观点,与谷悦情书网无关。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站,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