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谷悦情书网> 爱情> 爱情故事> 正文

长安泪

https://www.224s.com时间:2017-11-16 11:40来源:
  

  题记——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长安泪
  
  长安都市,繁花似锦。紫禁城内,笑语连篇。
  
  她,是今晚咸宜公主的伴娘。她不贪图富贵,他不想要宫中锦衣玉食的生活。
  
  也是因为养父的官阶低,她默默地走在伴娘队伍中,做好了一个陪衬应该做的所有。
  
  台上,几个高高正坐的皇族们笑语盈盈的看着下方,嘴角不时涌上一抹笑意。也许是天意,亦或是人为,她的气质终究还是不可掩饰,即便是努力为自己玉制的身子裹上一层尘土,但玉的光泽还是那么温和大气,艳压群芳。
  
  唐玄宗把玩着手中的酒盏,略一抬头,那娇弱的身影袅袅婷婷,夺人目光。白皙脸上微微渗出几滴汗珠,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殿内潮热。
  
  “等一下。”一个柔媚的女声从上方传来,眼角含笑,口若朱丹,“你就是那杨家的女儿吧,生得真是俊俏。”
  
  她慌忙从队列中站了出来,微微行礼,“民女杨玉环,参见娘娘。”
  
  “皇上,正好瑁儿尚未娶亲,不如把这姑娘赐给瑁儿吧。”殿上女子轻轻一笑,在烛火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妖娆,美得令人不忍移开视线。
  
  她身子一震,却也心头一舒,毕竟,皇上没有看上她,到不至于踏入宫中那一趟浑水。
  
  唐玄宗的脸色开始凝重,他喜爱这名女子,并不想把她拱手让人。
  
  “皇上,您可应允?”武惠妃微微起身,露出一副娇嗲的面容,“皇上~”
  
  玄宗收起了对她炽烈的目光,宠溺的看着身边的惠妃,“好好,朕答允就是。”
  
  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寿王李瑁的妃子。
  
  她与他相许,相识,相知,相爱。换做旁人,一定会问:“咦,怎么不是最后相许?”
  
  她,什么时候有了选择的权利。
  
  几年后,她更加美丽,眉眼含笑,膝下也已经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他们已经能唤她娘亲了。
  
  满城桃花,倾城芳华,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玉环,父皇说过几天带我们去泡温泉,开心么。”李瑁从容地走了过来,微笑着握住了她温润如玉的手。
  
  “自然开心。”她反手握住他的手,轻轻依靠在他的怀中。
  
  皇帝摆驾,众人跟随。杨玉环与李瑁自然也在其中。很快他们就到达了温泉胜地。
  
  “玉环,我不便跟随你,你去吧,小心一些。”李瑁把她抱下马车,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脸颊。
  
  “放心吧。”她从他的怀中滑下,留给他一个美丽的微笑。
  
  她被宫女带往温泉处,轻轻褪下一身衣物,满头珠翠也被她玉手轻轻摘下,一袭白衣为她遮羞,带有几分出淤泥而不染之意。
  
  她支开了身边服侍的宫女,不知为何,她不喜欢身边总有人看着她。她脱下白衣,轻轻迈入泉中,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她很舒服,随着时间的延长,她吹弹可破的脸上也升起一抹红晕,带有几分羞花之貌。
  
  她轻轻从浴池中走了出来,用身边的丝绸擦去身上的水珠。
  
  玄宗正与惠妃玩着捉迷藏,正与惠妃玩的愉快,竟闯入了杨玉环的浴池。
  
  “啊!”一声惊恐的叫声吓了玄宗一跳,他抬眼一看发现她的儿媳正在沐浴,而他却误打误撞的闯进了她的浴池。他打量着她,她肤若凝脂的肌肤上带着几滴水珠,惊恐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曼妙的曲线无法遮蔽的暴露在他面前。
  
  也许吧,也许他喜欢上了她,他想占有她。这个念头在他心中恐怖般的生根发芽。
  
  开元二十五年,武惠妃殁。
  
  玄宗悲痛欲绝,郁郁寡欢。他想起了杨玉环,他决定收她为妃。
  
  “……寿王瑁妃杨氏……属太后忌辰,永怀追福,以兹求度,雅志难违……宜度为女道士。”
  
  一道圣旨,让杨玉环如同五雷轰顶,但圣旨下,其他人又岂敢多言。她,已经要离开李瑁了。
  
  “环儿,对不起,这是父皇的圣旨,我护不了你······”李瑁眼中含泪,双手不只是因自责还是气愤在微微颤抖。
  
  “没事,谢谢你的照顾,我爱你。”她潇洒的走了,走的那么大气,那么美丽,那么妖娆,但又那么凄凉。
  
  兴庆宫内,金碧辉煌。
  
  “你来了啊。”天子威严,高高正坐在檀木椅上。
  
  “圣旨下,岂可有不来之理?他······应该也是希望我来的吧。”她笑着,笑得那么淡然。
  
  “你知道了?”他的语气有些不可思议,看她的目光也变得更加炽烈。
  
  她没有回答,只是转身望向远方,天空的蓝色,那仿佛能吸走人灵魂的纯净的蓝色,此刻,也带走了她所有的思念。
  
  “朕赐你封号‘太真’,愿你诚心为太后祈福。”他也大步地走到他身旁,与他擦肩而过,“我会好好对你,不会像他一样。”
  
  这句会,在风中飘飘渺渺,飘进了她的耳中。
  
  五年后,他娶了她,封她为杨贵妃。
  
  李瑁,也已经有了新的女人。
  
  她还是那样的美丽,岁月抹不去她的容颜。他在她耳畔许下的诺言达到了,她已经是贵妃了。
  
  她喜欢与他一起去赏花,他总会温柔的为她折下一枝桃花,“这花,可以衬托的你更加娇美。”而她,总会略带怒气的瞋视着他,眼中含笑。
  
  那温柔的话语一点一滴的渗入她的伤口,悄无声息的治愈着她。即便,他大她三十岁有余。
  
  此刻,她温柔的倚在他身边,轻声问他:“我,和江山,你选谁?”
  
  “选美人。”他坚定的看着她,一脸宠溺。
  
  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索性钻入了他的怀中。他轻柔的拂去她脸上凌乱的发丝,问她:“过几天,我带你去华清宫吧。我还没有好好的陪你玩过呢。”
  
  “好啊。”
  
  的确,他选择了美人,以至被世人称为昏君。
  
  “皇上,都告诉你不要喝那么多酒,喝多伤身。”她紧紧搀扶着玄宗,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他摔在地上。
  
  他没有回答,只是折了一朵木芍药递给她,轻轻为她带上,还不忘抚摸一下她的发丝。“都说萱草可以忘忧,这样的香艳更能醒酒。”
  
  玉环脸颊一红,“没错,这木芍药的确极美。”
  
  他没有反驳,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望着她,望着她那倾国容颜。
  
  “别看了···”不知是不是被盯得难受,她幽幽的吐出了这句话。
  
  “···”
  
  “还看···”
  
  “···”
  
  园中,阵阵欢笑声传来,那么动听,那么温暖。
  
  没有人的一生是幸福的,就像是在湖面上微微浮动的莲花,身上也会有蜘蛛趴在上面噬咬,在他们的身上结网,直到他们枯萎,凋零。
  
  新年已到,玄宗大摆酒席,宴请众皇族。当然,李瑁也在内。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流倜傥,雄姿勃发。但他身边的人,已经不是她。
  
  她清楚的看到,她从马车上下来,他紧紧搀扶。外面寒风凛冽,她微微发抖了,他为她贴心的披上一件披肩。昔日,他们也是如此。
  
  她不愿再看下去,这样的场面脏了她的眼。
  
  也许是孽缘,他们还是相遇了,在家宴的中途,两人不约而同的出来透风,不期而至的来到凉亭处。
  
  “参见贵妃娘娘。”他面色平静,微微行礼。没有丝毫的停顿之意,仿佛他们以前一直都是母子关系,并无逾越。
  
  “免礼。”她脸上一抹苦笑,却也很快的认清了他的本质。
  
  她怎么会不知道,她被抢去当了她丈夫的父皇的女人的原因。
  
  白雪飘进她的眼中,在她的眼中融化成水,略带一丝苦涩的味道。她漠然的望着飘飞的白雪,如同那年的冰冷话语一样,飘进她的世界里。
  
  “公公,您说父皇看上了我的妻子?”他站在烛火下,幽暗的火光映照着他英俊的侧脸,但却显得有些恐怖。
  
  “是啊,皇上这可是日思夜想,为了您的前程,您可以把您的妻子送给皇上,这江山不久在您手中了么。”一个贪婪的太监站在他身旁,数着自己手里的一把银票,眼睛都快笑出泪来。
  
  李瑁没有说话,她在江山与自尊中挣扎着,没人知道他的选择,但事实,证明了他的选择。
  
  “呵呵···”一声轻快的笑声从他嘴里飞出,“娘娘可是思乡,怎么赏雪赏的都流泪了。”
  
  她回眸一笑,妩媚的擦掉她脸上的泪,“没什么,只是有些碍眼的东西,不小心钻到了我的眼睛里,融化成水罢了。”
  
  他身躯一震,觉得面前的人显得越发阴暗起来,就连她的妆容都变得暗了起来。
  
  “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平安的度过余生。即便,你把我拱手让人。”她清冷的话语再寒冷的天气中被冻成冰锥,一锥一锥地扎向他的心里。
  
  “我护不了你,你恨着我,也是好的。”只可惜,这话她这辈子都听不到了。
  
  雪,没有停,纷纷洒洒的飘向了世间的每一处。
  
  安禄山以诛奸相杨国忠为借口,突然在范阳起兵,惊破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美梦。转瞬之间,洛阳失陷,潼关失守。
  
  “皇上,我们会死么。”她蜷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不会,我会保护你的。”
  
  很快,她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国忠谋反已被诛杀,贵妃不宜供奉,愿陛下割恩正法!”
  
  她没有害怕,没有畏惧,没有悲伤,只是淡淡的问,“你答应我,说我和江山,你选我。”
  
  世间,在没有比这更凄惨的问题。
  
  “可是,你问我的是选择,是在江山与你之间的选择,而现在的我,没有选择。”
  
  “那,就让我死在佛堂前吧。”
  
  她清丽的身影永远的消失在了天地间,她眉目含笑,丹唇微启,露出几颗贝齿。没有人知道她是怀着一颗怎样的心走向死亡的,玄宗看到,她满是释然的表情,在她的脸上,挂着一颗晶莹的泪珠。
  
  “对不起,再也不能为你起舞了。”
  
  自此,杨玉环也被冲淡在历史的洪流中,她的这段爱情历史,也被后人所猜想,编成了一段段的浪漫传说。
  
  

【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仅供娱乐,不代表本站观点,与谷悦情书网无关。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站,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