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谷悦情书网> 爱情> 情感故事> 正文

自白:我做“二奶”的非人生活

https://www.224s.com时间:2018-05-25 14:25来源:Do猫扑两性健康知识网 点击:
 

 一位年轻的女歌手,在进入歌坛之前,本想用自己甜美的歌喉创出一番业绩,无奈,歌坛却不如她想象的那样,为此,在她遭遇了一次次的失败之后,她选择了另一条路,投入了大款的怀抱,虽然她可以在舞台上一展自己的歌喉,但她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目前,她终于从大款的怀抱中解脱了出来,成为一个自由人,为此,她悲怆地向笔者讲述了出道4年多来的酸甜苦辣。

 
  单纯女孩,一心成就“明星”梦

  我是从东北的一个小城市里走出来的女孩子,从小时候起,我对唱歌就很感兴趣,也觉得自己的嗓子有过人之处,于是,我在没有事的时候经常对镜子唱,并不时地把自己喜爱的歌星的歌听了一遍又一遍。

  那时候,我刚刚从中学毕业不长时间,从小就爱幻想的我,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为红遍歌坛的“明星”。为此,从那时起,我便有意向这方面发展,除了每天练歌之外,就是去市里办的声乐班学习。

  一年之后,我从声乐班毕业时,老师说我唱歌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如果能拿到一首好歌,我就有可能一炮打红。我听老师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大歌星。于是,我便开始与一些作词作曲的人联系,希望他们能帮助我写出一首好歌。

  然而,我看了几首歌后,觉得这些歌都不会让我迅速走红。没办法,我只好继续寻找能让我一炮打红的好歌。

  在这期间,一家企业要搞产品宣传。不知他们听谁说我歌唱得还不错,就找到了我,让我在宣传期间去唱几首歌。酬劳是唱一首歌30元钱。当我把这事告诉自己的男朋友时,他鼓励我说:“说不定这就是机会,也许在你唱歌的时候,就会碰到行家。”

  我知道这是男友在鼓励我,于是,我便接受了邀请,在露天舞台上尽情地展示自己的歌喉。我的歌声虽然没有让看台下的人狂欢,但至少也获得了一部分人的掌声。为此,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半年后的一天,市文化馆要搞一次大型春节联欢晚会,这次,不知是谁又把我推荐上去,我幸运地又有了一次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在这次联欢晚会上,我的歌声让台下的观众为之倾倒,一次次的掌声就说明了一切。

  这次联欢会后,我在市内有了一点小名气,不管是哪儿搞活动,都会找我去唱几支歌。然而,我却不满足于现状,按这种趋势发展,我何时才能成为红遍全国的歌星?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决定去外面发展。

  当我把要去外面发展的事告诉男朋友时,他开始并没有表态,显然是不太同意,不过,看到我当时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他知道劝也没用,所以,他只好点头答应下来。当然,我的父母也不同意,然而,父母知道我的个性,所以,看看实在劝不住了,也只好同意了。

  闯荡广州,我的命运起起落落

  1997年3月,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北京,想在这里求得发展。然而到了北京后我才发现,在这块肥沃的文化前沿阵地,并没有我的一席之地,因为全国有名气的大牌歌星几乎全部汇聚在这里,象我这样一个无名气的人,连登台的机会都没有。有人告诉我说,你不如去南方看看,先在那里发展,等有了一定的名气后再回来也不迟。

  在北京呆了不到2个月的我,又只身一人来到了广州。到广州后的半个月里,我不知道应该去如何展现自己歌声,因为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还是旅店的老板娘提醒了我,她告诉我说:“你不如去一些大的夜总会看看,那里经常需要一些歌手表演,曾经在我这里住过的一个女孩子也和你一样,现在好象也唱红了。”

  第二天,我来到几家有名的夜总会,向他们推销自己。当来到第4家夜总会时,这家夜总会的一位歌手正好不想做了,而夜总会正急需一名女歌手,于是,老板在听了我唱的几支歌后,便同意我留下来。就这样,我总算有了一份工作。

  头一次在夜总会登台演出的那天,我刚刚唱完第一支歌,掌声就象大海的波涛一样,长时间的响起。首次演唱获得成功,老板便把我当成了台柱子,每次都作为压轴戏。而且随着我的名气渐渐增大,其它的夜总会的顾客也特意来听我的歌。一时间,我成了几家夜总会竞争的红人。

  然而,我辛辛苦苦地唱了半年后才感到自己的悲哀。因为我发现老板赚着大把的钞票,而我挣的却是可怜的很少的一部分,每个月扣除租房钱和吃喝钱外,所剩无已。于是,我开始向老板讲条件,要求增加薪水。谁知,老板根本不理睬我的要求,当我以不干来要挟老板时,老板根本不害怕,而且告诉说:“如果你想走的话,明天就可以走人。”

  第二天,我一怄气真的就不干了。本来我以为老板会派人来找我,可等了几天也没有人来找我,于是,我去了另外几家夜总会,想在他们那里唱歌,没想到他们给的薪水更低。我有些不解,当初他们几家夜总会都想得到我,相互攀比用各手段来讨好我,而今他们对我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已经红过了头,老板正在寻找新人代替我,所以,我一说要离开,老板当然很高兴了。

  在我离开夜总会后,我的男友几次来信,劝我如果不行就回去。可我已经看到了一线希望,当然不想就这样回去。于是,我决定换个地方。

  听人说珠海也是个很不错的地方,为此,我又满怀希望地来到了珠海。珠海的风景确实很美丽,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在这里,我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一份工作,当然,还是登台演出。不过,在这里薪水少得更是可怜,仅仅是我在广州的一半。为此,我还是很怀念广州的。

  我又回到广州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月后的事了。回到广州后的我,一面重新准备几首精彩的歌,一面在容貌上进行了修饰。本来,我就是个美丽,漂亮,身材又好的女孩子,如今精心打扮一番后,的确引来了不少男人的目光。这一点是我感到骄傲的资本,在我看来,女人的倩丽就是最大的本钱。

  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我挨家去夜总会推销自己时,竟没有一家夜总会给我唱歌的机会。我搞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后来,我原来干过的那家夜总会的一个姐妹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原来,夜总会每过半年就要换一批歌手,因为总是老面孔,客人看惯了就不愿意来了,所以,夜总会歌手就象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特别是台柱子,哪怕你唱得再好,一般情况下也只能干半年,能够在一家夜总会唱上一年的歌手很少,除了特别受欢迎的。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之后,我感叹不已。

  如此看来,广州已经没有我的立锥之地了,可不在这里,凭我现在的名气去哪儿也不行。那几天,我苦恼地将自己关在屋里,仍然幻想着我的歌星梦。晚上,没有什么事的时候,我来到酒吧,独自一人闷闷地喝着酒,借此来消磨时间。此时的我,已经没有刚来广州时的雄心,现在惟一盼望的,只是多挣点钱,然后回到家中与自己的男朋友结婚,过上平平凡凡的日子。

  偶遇“贵人”,我心里暗自窃喜

  一天晚上,我照常来到酒吧,刚刚坐下,一个40岁的男人来到我面前,举着酒杯对我说:“小姐,我很愿意听你唱歌,可你怎么不唱了?”在此时此刻,竟然还能有人记得我,这让我受宠若惊。

  我惊讶地问:“怎么,你听过我唱歌?”那个男人笑着说:“当然听过,而且每天都去听。你唱过的歌我都知道,只是你后来突然不再唱了,我也就不再去那家夜总会了。”想不到坐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竟然会是我的歌迷,而且能说出我唱过的所有的歌,这对像我这样的歌手来说,简直是一种莫大的荣誉。

  我举起手中的酒杯,苦涩地对眼前的男人说:“先生,为了谢谢你还能记着我这个无名小卒,我敬你一杯。”“小姐,你现在为什么不唱歌了。为了能听到你的歌声,我走遍了这里所有的夜总会,可都没有找到你。我还以为再也听不到你的歌声了,没想到今天竟在这里遇到了你。”

  我无奈地长叹一口气说:“不是我不想唱,而是根本没有机会。”“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我便把事情的经过向他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没想到他听完后,竟拍着桌子说:“这些人根本不懂音乐,只会赚钱。小姐,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我摇着头说:“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时,那个男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听完电话后对我说:“小姐,这是我的名片,明天你在这个时候来这里,我有办法让你重登舞台。”说罢便急忙地走了。

  望着他消失的背影,我将信将疑。随后,我看了看那张名片,才知道他叫董长忠,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总经理。我捧着名片,心里暗暗自喜,看来自己是遇到贵人了。

  身不由己,我沦为可耻的“二奶”

  第二天晚上,我准时来了酒吧,不一会,董长忠手里捧着一束鲜花来到我的面前说:“小姐,谢谢你能来这里。我想你一展歌喉的机会就在眼前,而且这个机会要靠你自己来把握。”听着他的话,我却觉得一头雾水,我疑惑不解地问:“难道这里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小姐,如果你信得过我,我领你去一个地方,到时咱们好好谈谈,可以吗?”我犹豫了一下,深更半夜的跟一个男人出去,会不会有什么事。当我用眼角瞟了他一眼时,我发觉他没有什么恶意。不管怎么样,就是龙潭虎穴,也得闯一闯。

  于是,我坐着他的奔驰轿车跟他来到了一间别墅。走进别墅后,我看着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别墅,心里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

  董长忠为我倒了一杯酒,然后坐在沙发上温和地对我说:“如果你喜欢这里,从今天起你就可以住在这里,而且这里也就属于你的。”此时,我已经预感到什么,只是还没有加以证实。我试探着问:“如果我不喜欢这里呢?”董长忠笑笑说:“那我可以马上送你回去。当然,你应该先看看我起草的合同。”

  接过董长忠递过来的合同,我的脑袋嗡的一下,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真正的目的就是想包养我。我轻轻地放下合同,对董长忠说:“请你送我回去。”

  董长忠看着我:“小姐,你放心,我这个人绝对不会做犯法的事,我做事的原则就是双方都同意,我决不会去强求别人。你应该好好想一想,每个月5万元的报酬,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难道你真的不想得到。一年你就能拿到60万,而且还可以随时随地去唱歌,如果失去了这样的机会,你一辈子也找不到了,难道你还与钱过不去吗?”董长忠说完后,打开个密码箱,那里面放着成捆成捆的钱。

  我迈出的脚步停了下来,看着密码箱里的钱,暗暗想,自己想出名不就是为了钱吗,而今,几十万就摆在自己的面前,难道……我怔怔地站在那里,足足有好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俩谁也没有说话。终于,我走到密码箱前,拿起了一捆钞票,随后,又拿起了那份协议,对董长忠说:“明天白天你把钱给我存上,然后把存折交给我,晚上我就搬到你这里来住。”

  董长忠站起身,来到我身边,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明天晚上我去酒吧接你。现在我开车送你回去。”

  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着发生的一切,这似乎象一个梦。然而,这个梦又确确实实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想到明天将要成为董长忠的情人,我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悲哀。而今自己背叛了男友,男友如果知道后,肯定不会原谅自己。可是,如果辛辛苦苦地过一辈子,那才是自己的悲哀。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释然了,为自己找了一个最可靠的借口。

  第二天,当我接过60万的存折,并在那份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时,我知道自己不再是属于自己了,而是成了被人包养的“二奶”。最可悲的是,我也将失去家中那个苦苦等候我,将陪伴我一生的红颜知己。

  自从成了董长忠情人那天开始,我就住进了他为我准备的高级别墅。而对我呵护备至的董长忠还给我买下了一家夜总会,让我成了夜总会的老板,在夜总会里,我可以随时随地的唱歌,当然,这时的我,不是想用唱歌来挣钱了,而只是想展露一下自己的歌喉。

  事情败露,伤心男友离我而去

  在我过得很滋润的时候,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男友竟千里迢迢地来广州找到了我。那天下午,我刚刚来到夜总会,一个服务生告诉我,有个男孩子曾来找过我。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会是谁,因为在广州除了董长忠外,我好象还没有认识过一个男性。然而,当男友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惊讶地张大了嘴。

  男友看着我,脸上并没有显出分别后相见的喜悦,而是把我拉到一个没人处,怒气冲天地问:“那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一时间,我没有转过弯来,不解地问:“你说什么呀,我怎么不明白。”男友看着我,口气缓和了许多:“他们说你被大款包养了,是不是?”

  一时间,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看来他已经都知道了,我也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了,我点点头。

  男友突然抬起手,狠狠地煽了我一记耳光:“没想到你竟会变成这样的女人,算我瞎了眼,还千里迢迢地来看你。”

  男友说完这番话后,悲怆地流下一串泪水,随后,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久久地站在那里,脑海中一片混浊,这一生一世,我将永远地失去自己的初恋爱情。

  几天后,我病倒了,而且一病就是半个月。还好,在我病的时候,董长忠经常陪伴在我的病榻前。这天,我问来看我的董长忠:“你说,一个人活在世上,最珍贵的是什么?”董长忠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题,想了想才说:“怎么说呢?作为商人来讲,最珍贵的就是赚钱;作为女人来讲,最珍贵的就是贞操和爱情;作为男人来讲,就是有一个好妻子。”好妻子,我今后还能成为一个好妻子吗?看来是不能了。

  出院后的我,不再去想男友的事,我知道,这一辈子他都不想见我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男友要是回去把我的事情告诉给我的父母,说不定父母也不会认我这个女儿,如果所有认识我的人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我今后还能回家乡吗?虽然我一遍遍地在心底里问自己,这样做值不值,可始终没有得到一个正确答案。

  情人翻脸,我惨遭凌辱强暴

  一天晚上,董长忠找来几个朋友在别墅里打麻将,我为他们沏荼倒水。当我困了想去睡觉时,董长忠温柔地对我说:“你早点休息吧,我们再玩一会儿。”董长忠说着,拿过一瓶饮料对我说:“这是保健饮料,对睡眠特别好,你喝了它,然后睡个好觉。”

  我接过饮料,感激地看了董长忠一眼,叮嘱道:“你也别玩得太晚了,不然对身体不好。”

  回到卧室,我喝了那杯饮料后就睡着了。

  次日清晨,当太阳照进我的卧室时,我睁开了双眼,骤然间我惊叫起来,原来,在我的床上竟然赤身裸体躺着打麻将的三男个人,而我也是一丝不挂。那三个男人被惊醒后,色迷迷地望着我。我急忙穿上衣服,惊诧地问:“你们怎么睡到了我的床上?”其中一个男人说道:“没什么,你们家老董输了我们很多钱,所以,就拿你来还账了。”“不,这决不可能。”“这有什么不可能的。问问老董你就知道了。”

  当我见到董长忠的时候,我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时,他一改往日的温存,对我说:“在协议没到日期之前,你是我的人,我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万万没有想到,平常对我很好的他竟能做出这种事来。我狠狠地煽了他一个耳光。董长忠捂着脸,面露凶光地骂道:“小骚货,你敢打我?!”随后,我便被他捆在床上,遭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毒打。

  从这天开始,我的厄运接连不断。每天,董长忠都找人来打麻将,输了钱就用我来抵债。而且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发生,就是在我来月经时,他们也不放过我。

  我告诉董长忠:“如果你再这样,等我出去后就去公安局告发你。”没想到董长忠听完后哈哈大笑:“告我?凭什么?你有证据吗?告诉你,这套别墅是租来的,协议满那天,你我挥挥手再见,到时你想找我都找不到,还想去告我?你呀,还是省省吧。”

  噩梦醒来,我的忏悔永无尽头

  这噩梦般的日子一过就是半年,在这半年的时间,我遭到了非人的待遇。我常数着指头算着日子,终于,我捱到了协议期满那天。那天,董长忠又一次在我的身上发泄完兽欲之后,便离开了我。而且再也没有回来。

  次日,当我走出那幢别墅时,我已是泪流满面,我的恶梦终于结束了。当天晚上,我揣着几十万元的存折,登上了回家的火车。

  走进家门的一瞬间,我以为父母已经4年没有见到我这个女儿了,他们见到我一定会满面春风地欢迎我的回来。然而,等待我的却是一张张冰冷的面孔。“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还回来做什么?”父亲冲着我大吼道。

  我刚想向母亲解释什么,母亲却摆着手说:“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们都知道了。我真没有想到,你做出了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好在你的男朋友没有对外人说,只是告诉了我们,如果别人知道了,我们这个老脸还往那儿放。我和你爸商量好了,你还是去外地你大姨那里吧,这事儿是隐瞒不住的。”“妈,你……”“女儿,我们也不想这样做,可是,不这样做又能怎么样,难道等着别人指着你的脊梁骨说你是……”

  在家里只住了一天,我就离开了这个家。我万万没想到,我虽然有了很多钱,但却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贞操,失去了女人的尊严,失去了爱情,最重要的是失去了亲情。

  我后悔,可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我只能吞咽着自己酿造的苦酒……

 

【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仅供娱乐,不代表本站观点,与谷悦情书网无关。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站,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