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谷悦情书网> 爱情> 爱情小说> 正文

谁能陪跑到最后

https://www.224s.com时间:2017-11-16 17:00来源: 点击:
  

  1
  
  榕儿是我的大学同学。她来自大西北,却生了一副江南女子的脸。我原以为来自西北的同学都有点高大威猛、自带腮红,没想到她却如此小家碧玉,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作为资深吃货,我对她家乡的美食充满了好奇。每每见到她,我都要她给我摆一摆西北的美食文化,她也不厌其烦地跟我说:“面,就是面,各种面·······”我心里想,除了面就没有其他的了?说得我山城里就没有面似的。
  
  除了美食,我对榕儿的身材也感到好奇,一米六的个子,是怎样把身材保持在42公斤的。我那会儿已经胖得有点过分了,所以对那些瘦得过分的同学格外青睐。
  
  在好奇中,我和榕儿成为了心照不宣的好朋友。
  
  2
  
  榕儿有个谈了4年的男朋友,叫阿四。他们在青涩的初中年代就暗生情愫,约好高中考一个学校。那时的榕儿,文静乖巧,阿四积极阳光,他们总是一个考第一,一个考第二,霸占了一二名的位置。所以他们也被同学视为楷模,被美称为“神雕侠女”。
  
  中考结束,他们不负众望,都考进了市里最好的高中。榕儿告诉我,高中时光虽然枯燥,但有了阿四心里总是甜甜的。
  
  他们会在周末一起骑单车去很远的地方。有一次突然下起了暴雨,阿四骑着单车在前面带路,雨很快就将他的校服打湿,风吹着,单车也跟着一摇一晃,他突然转过头来大声对榕儿说:“榕儿,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好吗?”说完又转过头看前面的路。榕儿在后面使劲蹬着车,听到那句话,仿佛整个天空都放晴了,她笑了,雨水打在她的睫毛上像泪水落下,她假装没听清,问:“你说什么?”阿四转过头,对她笑了笑,和风雨声一起呐喊:“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远处的山也欢呼着:“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榕儿说,她再也忘不掉阿四转过头对她说的那句话,再也忘不了阿四的那个笑脸,再也忘不了那个下着雨的日子。
  
  3
  
  上大学了,他们没能在一个学校。榕儿在山城,阿四在帝都。但隔着千山万水也阻挡不了小两口的恩爱,经常看到榕儿在朋友圈秀阿四送给她的礼物,我不嫉妒只有恨。我对榕儿说:“你干嘛要用你俩的恩爱来浪费我的流量,好想把你屏蔽。”她满脸娇羞,说:“哎呀,不要嘛。”我一身鸡皮疙瘩,心想:完了,她不会把我当成男朋友了吧。
  
  大概是大二的时候,国庆小长假,榕儿邀请阿四到山城来耍,阿四说他之前答应了同学一起去做兼职就不来了,榕儿想到他也是为了勤工俭学就没有强求,就说:“好吧,那我自己和同学出去嗨咯!”事实上,榕儿早早就买好了飞去帝都的机票,想给阿四一个惊喜。
  
  榕儿1号去了帝都,3号就回来了。我满脸狐疑,瓜娃子好不容易上帝都和男友相聚,怎么两天就回来了?不行,我要去找她八卦一番,顺便捞点特产吃。我进了她的宿舍,被眼前的景象惊呆,我甚至怀疑我走错宿舍了。榕儿呆坐在床上,满脸憔悴,头发凌乱,衣服被子混为一团,地上到处是零食袋子、瓜子壳、水瓶。我坐在她身边,不敢说一句话,因为我知道她一定是经历了什么。过了一阵,她开始轻轻抽泣,我心疼了,赶紧过去抱着她。她哭得越发厉害,我问:“榕儿,你怎么了?”我知道我问了句废话,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借她肩膀哭个够。她止不住地哭,泪水都快湿了我半个肩膀。
  
  那个下午,她没说一句话,直到我快要回宿舍,她平静地说:“花,我不再相信爱情了。”我大概懂了什么。她继续说:“阿四他不要我了,毫无征兆,他和他的同班同学在一起了。”她抹了下眼泪,说:“我一直以为我能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可是再也不可能了。”说完她又抑制不住伤心地哭了起来。
  
  4
  
  从那之后,榕儿开始沉默寡言,每天暴饮暴食。半年下来,她足足长了三十斤,从小家碧玉变成了大白。我跟她不在一个宿舍,也不是每天在一起。后来她一下子胖了,我感到很好奇,拍拍她的肩膀,问:“你丫吃饲料了啊,怎么长得这么快!”她对我翻了个白眼,说:“老子吃土就能长这么胖,咋地!”我不由对她竖了个大拇指,你赢了!
  
  其实我知道,她一直沉浸在童话中,突然被现实狠狠地打了一棒,她痛。这种痛,是我们外人无法理解的,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都不知从何说起。她心里空了,什么也给不了她满足感,只有吃,各种狂吃,吃能带给她快感,让她觉得:哦,世界上还有一样东西是我自己能做主的。
  
  想想,男人受伤了可以有很多种发泄的方式,买醉、泡妞······而一个娇弱的女人,她被伤得体无完肤,只能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只能用零食来填充破碎的心。她就像一颗星星,孤独地隐匿在乌云里。
  
  5
  
  大学毕业了,榕儿的身材也恢复了许多,但长期暴饮暴食给她留下了胃病。那天,我看到她偷偷撕碎了一张卡片,是阿四的结婚请柬。我说:“你会去吗?”她两眼一翻,说:“我他妈去个屁,老子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他!”过了一会,她平静地说:“不是所有受过的伤都能愈合,不是所有的错误都能得到原谅,我好不容易走过来了,不代表我已经不恨他,只不过是我不愿意再去想他了,让他就留在过去的那段记忆里,能忘则忘,忘不了我也不愿去触碰。”
  
  我们总是在起点就约定好跑多远,有的人跑着跑着就远了,有的人跑着跑着就放弃了,可总有一个人,会跑在你的左右,笑着告诉你:“姑娘,慢点,我陪你跑到终点!”
  
  
  

【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仅供娱乐,不代表本站观点,与谷悦情书网无关。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站,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