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谷悦情书网> 爱情> 爱情小说> 正文

命运三部曲58

https://www.224s.com时间:2017-11-16 17:02来源: 点击:
  

  58
  
  猴头跳蚤等猫爪进了水香的窑洞就急忙把头挤在窗口边舔破窗纸往里看。刚开始见猫爪大大咧咧地一屁股蹲到水香的床头,两个人的心都提到喉咙眼了,水香的穿着又那么地惹人眼,恨不能变成猫爪也那样地同水香拉呱。听着猫爪喊水香婶子,两个人都恨不得冲进窑洞把水香抬到床上。害怕那是轮奸,按法该着枪毙,不如暗暗地为猫爪鼓劲,只要水香答应与猫爪私通,他们一个一个地来,水香就是卖淫,他们何苦办那罪大恶极的事呢?后听着猫爪要娶水香,猴头与跳蚤恨得眼冒火星,心说你猫爪不是卖油郎想独占花魁,没门,只要你们一上床办事,二人就开门捉奸,不服你们不按计行事。后见水香宁死不从,两个人的心也凉到了脚跟,随着出了窑洞的猫爪灰溜溜走了。
  
  三个光棍汉偷东西从来没有空过手,最大的业绩把赵年的养鸡场的鸡偷个一干二净至始至终没有发觉,这偷情经过周密安排,精心计划反而落空,倍感窝囊,恼羞成怒。看那空中的月亮也跟着他们一样徘徊。月圆而不能花香扑面,回到猴头的住处,打开锁着的门,那狗子还呼噜连连,睡得跟死猪相似。电灯拉亮一看,三个光棍恶心得全捂上了嘴。狗子不知何时呕吐了那么多的排泄物,喷了一床,气味呛鼻,脏不忍睹。
  
  “起来起来。”猴头捏着鼻子抬脚猛踢了倒在床上的狗子,狗子身上沾满了呕吐的东西,酒不是酒,饭不是饭,菜不是菜,比人的粪便都脏。
  
  狗子伸伸腿,懒懒腰,呷呷嘴,揉揉眼,好似突然惊醒似的一骨碌坐起来。“我怎么在这儿?”
  
  “你看你把我们的床弄的?叫我们怎么睡觉?”跳蚤的细长脖子一拧,嗓子沙哑着活象野鸭的扁嘴乱叫。
  
  狗子看着床上满是自己呕吐的,酒臭气扑鼻,身上沾的满是。那酒场还没有收拾,桌面上筷子、酒杯、盘盘碟碟,一片狼藉。狗子回想起同他们几个喝了酒,直恨自己贪杯误事。连忙起身擦擦身子,找个破布袋擦床上的东西,越擦越脏。
  
  “不洗能中?”猫爪撇着嘴,表现出极大的厌恶,同拉狗子刚坐酒场时的热情判若两人。
  
  “明天我来洗。”狗子心想着半夜鸡叫了,水香不知睡没睡,想离开这儿马上回家。
  
  “这就想走啊?”猴头跳蚤挡住了门口,猫爪立在身后。
  
  “哈,你们穿的这么整齐,去哪儿了不喊着我?”狗子这才发现他们三个穿着不同于平时。“是不是干什么得手了,让我庆贺庆贺?”
  
  “我问你——”背后的猫爪冷冷地说。“你什么时候给我们带媳妇?”
  
  “我回去问问水香,看她走不走娘家。有个叫水莲的姑娘长得貌似天仙,那真是狗见不咬,驴见不踢,老虎见了吻吻都不吃,兔子见了给打打蹲,可称得上是人见人爱的美女。”狗子滔滔不绝,吹得天花乱坠星光乱眨。
  
  “你能带来?”跳蚤又热心了。
  
  “那还不容易?”狗子呷呷舌。“水莲还是我的干妹子,当时我认她娘做干娘,住她家把水香带来了。”
  
  “你一准是相中了水莲,却拐来了水香,你的德行我们不清楚?你敢回吗?”猴头干笑几声揭着狗子画皮。
  
  “你是猴王,我骗得了你吗?”狗子陪着笑说。
  
  “他是孙悟空,也害怕你是杨二郎的哮天犬啊。”猫爪不无讽刺似的说。
  
  “我们不会受你的骗了,白吃白喝,谁养活你?”跳蚤想到了水香拒绝依从的情景口气变了。“把我给你的钱还我吧。”这时也不念叨水香是干娘了。
  
  “还吧,我们受不起你的大恩大德,给我们钱,娶不上我们嫖。”猴头眨巴着眼也说。
  
  “这这……”狗子为突如其来的变化显得茫然不知所措。他们借给狗子的钱全花完了,黄委会来量地方时狗子偷偷把两千元现金塞给了公安局的老董,一孔窑洞改成了砖石窑,面积增加了十倍,仅此一项就净挣了两万。如今逼着要钱从哪儿弄去?财产只给作了价,移民局还没有下发,房屋还没有营建,他狗子又没有存银行现金,怎么办?
  
  “你想法还吧,你能出外带媳归,铁算盘还为赵年拐个嫩的,我们有钱就不会去外抓一个十七八的?”跳蚤的脖子与头扭得象亚腰葫芦,没有和狗子妥协的余地。
  
  “缓一缓,不能把我看得太扁吧?”狗子难为情了。
  
  “耽误了我们的美事你负责吗?你有了媳妇不知道我们光棍汉的苦。”猴头晃着光脑袋不容分辩。
  
  狗子看看无法收拾,就扭过身扯住了猫爪神兮兮地说:“他俩听你的,给我劝劝我不亏待你。”
  
  “此话怎讲?”猫爪眨巴了两下眼皮。
  
  “你把事压下,从今儿个我家的大门对你敞开,白天归我,夜里归你,怎样?”狗子酸溜溜地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猫爪佯装不明白。
  
  “用我教吗?”狗子心说你不常对水香垂涎三尺吗?对他狗子同水香一夜怎么搂的姿式也问得很细,让给你也去拱拱吧。
  
  “你是去叫我和你老婆私通?”猫爪忍不住笑了,故意说。“你不怕我的家伙让她害怕?”
  
  “你慢点轻点,小心我的孩子不要流了。”狗子象妻子嘱咐丈夫行房事不能莽动似的。
  
  “算了吧,”猫爪想到水香操起菜刀要自杀的举动,心里早凉透了。“你用八抬大轿抬着我也不会去。”
  
  “水香可是万里挑一啊,你不相信我和她办事不超过十回,她的身体还净得很呢?”狗子鼓动着猫爪。
  
  “反正她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我不稀罕,物归原主,欠我们多少钱还我们多少钱吧。”猫爪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如果水香同他搞上了,猫爪不知喊水香多少声娘了。
  
  狗子闹糊涂了,不明白这几个人为什么反脸这样快,没一点法子可施,就千保证万保证一定把钱还上。直到说明还钱的日期,写上字据,几个光棍也确实困了,累了,也就把狗子放回。
  
  狗子出得猴头的院门,星光稀稀,月亮西斜,中秋的凉气迎面袭人。想起水香为自己舍不得吃称的毛线织起了毛衣,这两天也该打成了吧?
  
  迈着沉重的步子,怀着沉重的心情,想着沉重的往事,天气变得越来越凉了,四周变得越来越暗了,一切朦胧起来,宁静的夜晚狗子却不得安宁。
  
  到家了,走到熟悉的院子,狗子觉得疲惫多了,也疲乏多了,念起水香的好处,多想不打搅水香的梦啊。抬起沉重的手臂推了推门,里面却没有上,是还等着他狗子回来吗?想起水香那多情的身材早已经脱光了衣服在盼着他狗子深深地吻吧?如果这个时候猫爪听了他的话摸到床上去,自己的妻子水香在黑暗之中一丝不挂能不叫猎爪一点气不费就搂上了那千金难买的娇躯吗?狗子悔恨极了,把自己也恼透了,摇了摇沉重的头,拉亮了电灯,水香和衣面朝里躺着,并不象以往早早地脱光了衣服等着狗子的温柔。
  
  “香,”狗子凑上去发现水香睁着两眼,泪花团团,泪水早湿透了枕巾。“我来晚了。”狗子羞愧地低下头。若是以往,狗子早拉开水香的大腿把嘴唇贴上去,象婴儿吃奶似的衔着睡了,如今却没有了要玩的心情。
  
  “你还会来啊?”水香躺着没动,嗓子却沙哑了。
  
  “我——”狗子还想编瞎话哄哄水香,嘴张了张,瞎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是你叫猫爪来陪我的?”水香抬起泪蒙蒙的眼,坐起身子瞪着狗子看。
  
  “我吃了酒。”狗子当水香偷听了他叫猫爪夜里来陪她的话,脸红到了耳根,对那荒唐的想法羞愧万分。幸亏猫爪没有采纳狗子的建议,如果猫爪点头同意,水香知道了不知是死是活?
  
  “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呢?那酒有多好喝呢?”水香哭诉道。“你把我丢在家里就不想想我对你多操心?猫爪来我这儿想占便宜,若不是逼急我要自杀,他肯放过我吗?”说着泪水长流,挂了一脸。
  
  “香,都怨我。”狗子这才知道猫爪他们把他灌醉的原因。敢情那几个家伙打扮得人模人样早来打水香的主意,没有得逞,难怪他们反脸不认人要咬着讨钱呢。如果那三个家伙得手了,水香的身子能受得住吗?狗子把水香揽在怀里,为她擦着泪,痛心疾首。“相信我,从今以后,滴酒不沾,与他们一刀两断,永不往来。”
  
  “你应该长点志气。”水香伏在狗子怀里哭了。“我又不高攀,能平平安安过日子我就知足了。”

【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仅供娱乐,不代表本站观点,与谷悦情书网无关。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站,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