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谷悦情书网> 爱情> 爱情小说> 正文

白花

https://www.224s.com时间:2017-11-16 17:02来源: 点击:
  

  01我可没钱付给你
  
  遇见安知雨的时候是在一个极冷的早晨,放眼望去世界是安静而和谐的。他从自行车下来,随手拍了拍肩上的的雪花,口中哈出一口白气。
  
  转身拿出钥匙,然后我看到他走进了这间咖啡店。从巨大的落地窗看去,他随手把黑色的大衣放在衣架上,举手投足间优雅随意。只穿着休闲西装的他背影略显清瘦,似乎感觉到我的目光,他回头看着我,礼貌的朝我点了点头,继而走进门后。
  
  没过多久,就陆陆续续有人来咖啡店,我看着他端着咖啡来来回回,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像是这个世界上最平和安静的颜色。当他再次转身时,终于发现了还站在落地窗前的我,我看到他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然后向落地窗走来。
  
  我想他是来赶我走的,毕竟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像极了流浪汉。结果他在窗前站定,然后我看清了他的口型,他说:‘要不要进来?’这应该是我此生露出最傻的表情:“哈?”看着我的表情他轻轻笑了起来,像是开出一朵朵洁白的花,明亮而干净。
  
  咖啡店里很温暖,这是我在昨夜无数次想象过的。他端来一杯咖啡,有几丝袅袅的热气升起,我执起咖啡杯浅尝了一口然后放下。
  
  他坐在在我对面:“不好喝吗?还是不喜欢?”我摇头:“只是常年喝咖啡味觉有些麻木了。”他看向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咖啡喝多了也不好……”
  
  “喂,我可没钱给你。”我直接打断他镇静的开口。
  
  安知雨的表情似乎愣了愣,然后笑出声来,爽朗的笑声把所有顾客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他说他从没有见过这么冷静的说出赖账的话,我看了他一眼:“这是事实。”他忍住笑声,过了许久才平静下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最近正好缺帮手,不嫌弃的话留下来吧。”之后我真的留了下来,虽然我丑话说在前头,我什么也不会。那家伙笑眯眯的保证,一定会手把手的把我教到会为止。
  
  事实证明他是个独当一面的人,看着他行云流水的游走在顾客之间,而我真的什么也不会做。当我第七次打碎咖啡杯时,安知雨终于忍无可忍的冲了进来,看我毫无愧疚的眼神,他败下阵来,语气颓废的开口:“真不知道二十多年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想了想认真的说道:“很忙,有时候甚至几天都不会睡觉。”他的眼神里透着怀疑,显然他不相信我这个连杯子都洗不干净的人,是绝对不会忙到几天几夜不睡觉的。但,这的确是事实。
  
  02一段时光刹那永恒
  
  圣诞节那天,安知雨戴了一条红色的围巾,我也选了一顶红色的帽子戴上,然后他十分高兴地说:你终于有点喜庆的颜色。一直忙忙碌碌到傍晚,他提前挂上打烊的牌子。一阵冷风吹过我缩了缩了脖子问他:“怎么提前下班了?”
  
  正在关店门的他回过头来,眼里闪着笑意:“因为今天是圣诞节啊。”
  
  一片漆黑夜幕下,昏黄的灯光,细碎的白雪,还有脚步匆匆的大家。一切的一切显得安静而平和。我哈出一口白气,揣在兜里的手不愿意拿出来。
  
  似乎感觉到我不太友善的目光,他低头看着我:“你怕冷?”我点点头:“嗯,最讨厌冬天。“阴霾而冷清的冬天。
  
  他停下步子,眉头皱了一秒,然后一条红色温暖的围巾便搭在了脖子上,他一边细心的给我围围巾,一边笑着说道:“这下就好了。”我一时不知所措的呆在原地,定定地看着他。他拉过我冰凉的手包裹在他温热的手掌里向前走去。
  
  我任由他牵着我走,温暖的,安心的,带着点点迷茫和期待。
  
  那条路我这辈子只走过一次,但那一次他牵着我,却像走过了一辈子。
  
  安知雨的小区在一处繁华的地界,过的是小资本主义生活。我坐在一片黑暗中看着窗外的灯火阑珊。
  
  想起安知雨在饭桌说的话,嘴角不自觉泛起一个淡笑,他说:“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现在就像家人一样?”正想着门口传来敲门声。
  
  不急不缓的打开门,安知雨端着一杯热牛奶站在门外,看见屋里没有开灯,开玩笑的说:“你不会是在为我节约电费吧?”我接过他递过来的牛奶:“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牛奶的热度在手心传来,我不觉的挑了挑了眉:“进来聊聊?”他点点头,然后我看见了他手里的东西,调侃道:“你不会还给我准备了圣诞礼物吧?”谁知他脸上竟出现一抹可疑绯红,然后大方的把礼物递到我面前,语气带着点点笑意:“嗯,圣诞节快乐。”
  
  我手指一顿,看着面前礼物,然后伸手默默的接过:“没想到员工还有这样的福利啊。”他也不反驳,只是说:“一会说不定能看到烟花,我们去阳台上。”
  
  我双手撑着栏杆,细细碎碎的雪落在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上,有些冷。吸了一口气,我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安知雨。
  
  “不问点我什么?”
  
  他瞳孔放大了一秒,随即轻轻的摇头:“无论你想说还是不想说我都尊重你。”
  
  我微微一笑玩味的看着他:“不怕我是坏人或者骗子之类?”他也跟着轻笑:“嗯,如果你是坏人的话是要劫财还是劫色呢?”
  
  我用摸着下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可不可以又劫财又劫色?”他的笑僵在嘴角,似乎不相信我也会开玩笑。“呵呵,骗你的,我以前可是很有钱的,而且还有个不错的职位,还有啊,想娶我的人可多呢,我……”身体突然被他抱住,然后大提琴般低沉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认识颜瞬,这就够了。”我的身体一僵,然后用手慢慢的环住他的腰:“谢谢。”
  
  03我就想这样抱着你
  
  严夏庭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在擦着咖啡屋的落地窗。安知雨看着我有些冰冷的脸色问道:“你认识吗?”我点了一下头:“我出去一下,不用担心。”
  
  严夏庭慵懒的倚在他身后的跑车上,见我出来挑了挑眉:“刚才和你说话的人是谁?”我看向他:“这个你没必要知道。”他也不生气,从小到大这都是我们的相处方式。
  
  他说:“竟然都来了,不请我进去喝杯咖啡?”我笑笑:“还是不要了。”我下意识的不想他去打扰安知雨。
  
  高级餐厅里,我淡淡看着对面的严夏庭:“我不会回去。”严夏庭随意交叠着修长的双腿:“颜瞬,如果任性够了,就用你那理智的脑子想想可能吗?”他的眼瞳里有某种莫名的自信在里面。
  
  不可能吗?如果我不是父亲的女儿就好了,不用去继承他的公司,也不用管公司所有人的死活。但就像严夏庭的说的,我是理智到可怕的人,这次丢下所有的一切是我这一生唯一做过任性的事,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就像我再也不会遇见像安知雨那样人。
  
  我看向窗外,一句话哽咽在喉咙处再也没能说出来。
  
  咖啡店里还有温暖的灯光,我站在不远处看着已经挂上打烊的牌子的咖啡店,严夏庭哈出一口气:“这是什么鬼地方,好冷!”我没理他,迈开脚步像咖啡店走去,声音冷淡:”别跟过来,我去去就回。”“哎?你……”背后他似乎无耐的叹了一口气。
  
  几乎贪婪的贴在那面落地窗前,里面的桌椅都安安静静的摆放着。每天早晨他第一件做的事便是把大衣外套放在角落的衣帽架上,靠墙的水晶柜里摆放着他收集起来的咖啡杯。
  
  空闲的时候,他也会为自己煮上一杯咖啡,靠着窗子,目光静静的看着外面街道上的车水马龙,好像全世界都与他无关。不知道是不是壁灯的光太过温暖,突然觉得眼眶酸痛。
  
  “不是给了你咖啡店的钥匙吗?”
  
  身后传来略带无耐的声音,我慌忙转身果然看见昏黄的灯光下的安知雨。看到我走过去,他脸上泛起淡淡的笑意:“回家吧。”家?也只有他把我当成家人了吧?
  
  我倏的地抱住他,紧紧的的抱住,指尖忍不住泛白。他的身躯轻轻一怔,随后反应过来,揉了揉我的头发:“怎么了?”
  
  “安知雨我就想一直这样抱着你,不管不顾。”我抬眼看到他眉头一皱,闪过一丝挣扎,随后消失在深邃的黑瞳之中。
  
  ”你是要回去了吗?那个人是来找你的?”他平静的开口,我点点头,缓缓地放开他:“所以这个还你……”
  
  摊开的手心里面静静的躺着两枚银色的钥匙,一枚是家……应该说是他家的钥匙,一枚是咖啡店的钥匙。他修长的手指一顿,黑瞳看向我,嘴角泛出的笑意像是一朵洁白绚丽的花朵,却冷清的刺骨。
  
  “不要的话就丢掉吧。”
  
  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发脾气,也是最后一次,最后他略微清瘦的背影消失在漫天大雪中,带着淡淡的伤感与迷离,却从没有回过头,一次都没有。我笑笑,随手把手中的东西抛向空中,划出两道优美的弧度,消失,不见。
  
  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高楼大厦,严夏庭撇头看了我怀里的盒子一眼,不屑的皱了皱眉:“你跪在雪地上找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个?”
  
  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只卡通龙猫的咖啡杯,在雪地里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那把钥匙,然后偷偷的带走了这只杯子。“这是圣诞礼物。”我淡淡的解释,谁知严夏庭居然怒瞪了我一眼:“不就是圣诞礼物吗?我们青梅足马这么多年,我送你的礼物还少吗?”
  
  我说:“那不一样。”听完那个家伙居然干脆停下了了车,紧紧看着我:“就因为是那是什么送的?”“是。”我点头,他咬牙切齿:“你果然很诚实。”“关键是我对你不会撒谎。”
  
  我挑眉,顺便再淡淡的提醒:“你如果再不走,后面的人会把你的车给拆了。”然后他笑,有些阴森:“那我就把他拆了。”我勾出一抹笑,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04最后我们成了彼此的陌生人
  
  生活又回到了以前,那段日子在我脑中渐渐模糊,如果不是办公桌那只咖啡杯提醒我,我真的去过那个城市,遇到了一个叫安知雨的人。
  
  他收留了当时狼狈不堪的我,他告诉我我们就想家人一样。他的嘴角笑起来,空气会开满洁白的花朵。可惜,我看向镜子中一身黑色的自己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西裤,黑色的高跟鞋,他也曾出现在在我的世界里,在一片黑色中开出耀眼的百花呢。
  
  这座城市从来不下雪,时间好像也是这样,平行毫无波澜的前进。又是一个圣诞节,严夏庭打来电话:“颜瞬,我陪你过圣诞节吧。”听着电话里他不正经的声音,我笑笑:“严大少和我开完呢,美国现在是半夜吧?”
  
  “为了不让你孤家寡人一个,我特地赶回来了。”那边他语气轻松。我听到这句话却愣了愣,冷声开口:“我还有工作,你慢慢过吧。”“颜瞬!……”不理会那边的咬牙切齿,我果断的挂了电话。
  
  原以拒绝了他,以他的自尊心不会来找我,结果今天好像算错了,他几乎是把办公室的门踹开的,我淡淡的皱眉,不赞同他这样不理性的方式:“你……”话还没说完,他一把拉起我就走出了办公室。
  
  我吃力的跟着他:“你今天有点激动。”他不理紧紧的抓着我的手。然后我又问:“你的车呢?”平时连几百米都要开车的严夏庭居然破天荒拉着我走路。
  
  他终于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好像我已经无药可救一样:“你不觉得,这样灯火初升的夜晚里,走路会比较浪漫吗?”我冷静的告诉他:“一点也不。”严夏庭无语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么……”我打断他:“我想喝咖啡。”他跟不上我的思维:“啊?”
  
  这个冬天居然下起了小雪,像细碎的白花。我和严夏庭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手里捧着热热的咖啡,味道还是那样微微苦涩。
  
  “严夏庭你喜欢我吗?”
  
  他脸上有一丝绯红,不知道是刚才跑去买咖啡累的还是窘迫,但那双漆黑的眼睛却异常认真的看着我:“不是喜欢,是爱。”顿了顿他自顾自的说:“颜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么多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不就是在等你吗。”语气中满是抱怨。
  
  我眯了眯眼,嘴角勾出一抹笑:“那你娶我吧,就当是报答你等我这么多年。”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是不是听错了?”我主动伸手抱着他:“你会陪着我吧?”他点点头,也环手紧紧的抱着我:“嗯,我会一直陪着你。”
  
  

【声明】本文源自互联网仅供娱乐,不代表本站观点,与谷悦情书网无关。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站,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相关新闻